從語序到節律,再到形態

發布者:文明辦發布時間:2019-04-23瀏覽次數:23


主講人:陸丙甫 南昌大學教授 博士生導師


時間:2019年5月8日13:00


地點:外國語學院57號樓(新大樓)306室


舉辦單位:外國語學院


主講人介紹:1982年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后留校任教。1987年赴美國留學,先后獲康奈可迪克州立大學心理語言學碩士、南加州大學東亞語言博士學位。2002年回國任教,現為南昌大學語言類型學研究所所長。先后曾(兼)任首都師范大學教授、上海師范大學教授、博導。現學術兼職主要有:《東方語言學》主編(之一)、上海高校比較語言學E-研究院研究員等。在《商務印書館》等出版著作多部;在《中國語文》、《當代語言學》、《外國語》、等國內外期刊發表論文100多篇。任日本《中國語學》和臺灣Journal  of Taiwan Linguistics 編委。陸氏是我國語法學界較早采用心理/認知語言學、語言類型學方法的代表之一。


內容介紹:語序、節律和形態是語言最基本的編碼形式,三者之間存在密切的互動關系。西方語言學根據印歐語的特點,強調形態。漢語形態少,許多基于印歐語的語言描寫和解釋對漢語不適用。但是從人類語言的共性來看,語序是最基本的編碼形式。我們根據漢語語序的復雜情況所作出的描寫和解釋,也都適用于印歐語和其他語言的描寫、解釋。具體地說,決定語序最重要的兩條語序動因是空間性的、語義性的“語義靠近象似性”和時間性的、語用性的“可別度領先象似性”。當這兩條動因的結果一致時,結構體的語序穩定,并且在節律上比較緊湊,形態上標志少。相反,當兩條動因不一致時,結構體的語序不穩定,節律上松散,形態上標志多。例如在名詞短語中,作為從屬語的定語前置于核心名詞時,整個結構體的語序相當穩定,變體較少,且跟核心名詞的結合以及彼此間的結合較緊湊,并且形態較少(如漢語、英語)。相反,“后置定語”的語序相當自由,跟核心名詞的結合以及彼此間的結合較松散,并且形態較豐富(如法語等羅曼語言)。在動詞短語中情況基本上相反:作為從屬語的論元前置于核心動詞時,節律松散并且形態多。而論元后置時,節律緊湊并且形態少。結論:1)語義、語用上的表達功能決定了語序這一最基本的形式編碼。2)語序又決定了節律和形態這兩種形式編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