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曲家呂其明來校為大學生講《紅旗頌》創作中的愛國情懷

發布者:新聞中心發布時間:2019-06-06瀏覽次數:38


6月5日下午,我校“光啟音樂大講堂”邀請年逾九旬的著名作曲家呂其明先生擔任主講嘉賓,在音樂學院小音樂廳就呂老膾炙人口的交響序曲《紅旗頌》的創作背景、修訂過程以及作品背后的“紅色情懷”展開座談。

座談會上,副校長蔣明軍代表學校接受了由呂老簽名、今年5月由上海音樂出版社剛出版的《紅旗頌》定稿版,音樂學院執行院長施忠、黨總支書記高亭、上海音樂出版社社長費維耀,以及音樂學院的師生黨員參與了訪談,訪談會由音樂學院宋小璐副教授主持。在舉國上下歡慶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面向高校師生舉辦這場以高雅音樂為載體的紅色專題講習活動,是融意識形態教育于高校美育課堂、傳承革命文化、激勵忠誠信念、弘揚愛國精神的有效舉措。

 

呂老以三個人生夢想為引,將流淌在血液中的紅色基因匯集成樂章。呂老首先回憶了他70年前(19歲)作為華東軍區文工團成員進入上海時的壯觀情形和興奮心情,隨后分享了他從軍(10歲)、入黨(15歲)、習藝(12歲)和工作(20歲)經歷中令他難忘的幾個片段,尤其是他成長道路上的三次圓夢經歷——革命家夢、音樂家夢、電影藝術家夢,言語之間洋溢著對黨和國家以及上海這座城市的深深感激之情。當回憶起他15歲在老鄉家里的油燈旁宣誓入黨的莊嚴瞬間時,呂老情不自禁地再次復述了令他刻骨銘心一輩子的誓詞:“……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以至獻出生命”。聽眾們至此終于明白,若非對黨和國家懷有如此忠誠的信念,他又怎能寫得出如《紅旗頌》那般莊嚴、崇高和令人感動的音樂!  

《紅旗頌》借鑒了歐洲交響序曲體裁的管弦樂媒介、標題性構思、單樂章布局和主題發展手法,融入了中國人喜聞樂見的民族性音樂語言、再現性三部曲式、象征國家身份的標志性音調(國歌素材),以及表現英勇民族精神的抽象性敘事情節(沉重苦難中的無畏奮進),這是一位中國作曲家自主改造和利用西方音樂體裁的又一次成功嘗試,是一位自稱“血液中流淌著紅色基因”的烈士之子用一種美妙的“世界通用語”來講述的“中國故事”。  

呂老說,完成《紅旗頌》初稿只用了7天,但修訂完善這部作品卻用了54年!這首管弦樂的創作,始于1965年2月上海音樂家協會黨組會議上賀綠汀、丁善德、孟波等音樂界前輩們的一次提議,即邀請時年35歲的青年作曲家呂其明為當年的“上海之春”音樂節創作一部歌頌祖國和人民、歌頌黨和軍隊的作品。年輕的呂其明銳意受命,聯想著開國大典上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的莊嚴場景,革命先烈前赴后繼為國捐軀的悲壯情懷,還有父親呂惠生在國難當頭之際寫下絕命詩并毅然從戎的無畏精神,他思如泉涌,走筆如飛,在短短一周時間便完成了初稿。

“我把我真實的體驗以及對祖國、對人民的熱愛,全都融進了音符”,呂老這樣回憶道。不過他謙稱自己“在寫作這部作品時,作曲功力還不太夠,沒有達到‘一錘定音’的級別”,故而想對作品做進一步的修訂完善。又考慮到“大家已經聽習慣了”,一下子修改太多會影響《紅旗頌》在廣大人民群眾心目中的辨識度,故而采用了循序漸進、逐步修訂的辦法。就這樣他改了足足54年,從當年的青年才俊變成了如今的耄耋老人,《紅旗頌》定稿成了他題獻偉大祖國的壽誕賀禮。  

作為訪談嘉賓的施忠教授說:“呂老半個多世紀修改修訂《紅旗頌》,既體現了老藝術家盡善盡美的藝術追求,更是呂老作為一名革命文藝工作者對黨、對祖國、對人民深沉而熾烈熱愛的精神寫照”。費維耀社長從八個不同時期的《紅旗頌》修訂版談起,也滿懷深情地回憶了呂老和上海音樂出版社的淵源以及呂老滿滿的愛國情懷。  

與呂老的訪談談同時也是音樂學院6月的主題黨日活動,近百名師生黨員、入黨積極分子聆聽《紅旗頌》的崇高音樂和它背后的感人故事,不啻為接受了一次精神洗禮,使我們再一次深切感受到高妙音樂的美育功能以及偉大藝術家的典范效應。這是一堂催人奮進的黨課,這是一堂寓意深刻的作曲課,這是一堂感人至深的歷史課。這個感人至深的“中國故事”發生在上海。以“城市音樂文化敘事”為特色專題的上海師范大學“光啟音樂大講堂”,致力于發掘更多屬于上海的感人故事。

  

  (供稿:音樂學院  攝影:音樂學院、宣傳部